多赢财富网•股票

A股再融资困境:批复到期失效叠加募集不足

2018-08-23 18:25:20 第一财经AA
从定增的溢价抢项目到底价发不满,股市弱势震荡下,上市公司融资环境的艰难通过定增便可见一斑。
Wind资讯统计显示, 5-7月期间,共计有定增项目48个,其中没有发满的项目有18个,占比37.5%,单单在7月份,没有发满的比例便高达43.8%。
“现在市场整体不好,一方面是因为大家普遍觉得参与定增不如到二级市场直接买。因为只有10%的折价,完全不足以弥补2年内的流动性的限制;如果在二级市场买,即便稍微贵一些,但随时可以撤退。大家都这么想,二级市场买比参与定增划算,有可能减仓的成本会更低,风险更小,还不受流动性的限制。”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定增投资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同时,近期有不少上市公司公告定增批复到期失效。不仅定增批复到期失效密集出现,可转债、债券批复到期失效的公告也密集出现。
“不论是可转债批复失效、还是定增批复失效,本质上都是因为市场不好,价格下跌较多,发行人觉得价格不合理,低于预期。”华商稳健双利基金经理张永志分析称。
批复到期失效
二级市场弱势震荡,上市公司融资环境不乐观、解禁收益惨淡,定增的发行难度也在持续加大。
统计显示,2018年1-7月,累计发行定增项目161个,同比下滑39.5%。1-7月发行竞价项目77个,实际募资总额1220亿,同比降幅分别是23.8%和34.5%。
单单在7月份,发行定增项目16个,没有按照预计募集完整的项目有7个。
“对于参与定增来说,限制较多。参与定增的收益也较低,甚至出现了一些亏损,市场的选择也比较正常。”上海一位参与过定增的私募股权人士称。
同时,近期有不少上市公司公告定增批复到期失效。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6月以来,创业环保(600874.SH。)星光农机(603789.SH)、浙江世宝(002703.SH)、华控赛格(000068.SZ)、金杯电工(002533.SZ)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非公开发行股票批复到期失效。
澳洋顺昌于2018年4月12日收到证监会核发的《关于核准江苏澳洋顺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证监许可【2018】297号),核准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5000万股新股,该批复自核准发行之日(2018年2月8日)起6个月内有效。
“在取得上述批复后,公司一直努力推进非公开发行事宜,但由于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未能在中国证监会核准批复文件规定的6个月有效期内(即2018 年8月8日前)完成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中国证监会关于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到期自动失效。”8月9日,澳洋顺昌公告。
“定增锁定期一年,在二级市场只能减少50%,另外的50%只能是想其他办法。或者就是直接锁两年。”上述北京公募定增投资经理认为,定增的吸引力大大减少。
此外,监管层也在密切关注定增资金的用途合理性。
8月16日,金龙机电(300032.SZ)发布的公告称,拟终止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5月23日披露的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募集资金10亿元以及剩余的募集资金3.6亿元全部用于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
对此,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关注到,除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相关募集资金使用完毕外,其他4个项目募集资金实际投入金额与募集资金拟投入金额差异巨大且微特电机新技术研发中心改造扩建项目未投入募集资金。
由于公司前期将10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暂时性补充流动资金,目前尚未归还,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该项资金具体使用用途,如涉及偿还银行借款,请补充相关借款资金支出用途,以及将其变更为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的合法合规性,要求保荐机构予以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融资难度大增
不仅定增批复到期失效密集出现,可转债、债券批复到期失效的公告也密集出现。
8月6日,大千生态(603955.SH)公告,“未能在中国证监会核准发行之日起 6 个月内完成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事宜,因此中国证监会关于公司本次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批复到期自动失效。”
7月19日,王府井(600859.SH)公告表示,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批复到期失效,原因是由于“资本市场的变化”。
“主要还是市场的原因,市场不好,股价跌幅比较大,肯定是发行比较困难。”张永志说。
在张永志看来,一种情况是发行人选择不发行,或者是低于发行人预期的价格,可能会主动放弃。
“应该说整个融资环境很艰难,之前谈的项目发债的时候认购意向在减弱。发行的压力就比以往更大。” 北京一家PE机构的副总经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受到系统性下跌影响,定增解禁收益也下滑显著。根据申万宏源的测算,假设以解禁日收盘价卖出,7月解禁的16个竞价项目绝对收益率均值为亏损的18.79%,环比下滑了28个百分点,跑输沪深300指数同期涨幅约15个百分点。
“现阶段一级市场的投资肯定比之前更为谨慎。资金面大家一直在说很多基金实际上没有可投资金,之前谈的项目没法投,而项目本身是需要资金的,导致供求关系发生变化,估值价格下降;作为投资方的话肯定是希望价格便宜,这样安全边际才高,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投资无疑会更为谨慎。”他对第一财经表示。
“我们现在看的更多是在B轮后、preIPO之前的企业,但是选择难度很大。这种公司属于被市场高度预期、需要进入到落地阶段。市场开始考虑其盈利性和成长性。进入到这个层面,很多公司的短板或者进展不如预期。”上述上海私募股权人士也称。
阅读全文
股事汇APP